古水:

*Bach 330* --48
*
classical in mood* (不一样的古典) 之
巴赫 《法国组曲》第五号之 阿勒曼德舞曲
(French Suites No. 5, BWV 816: I. Allemande)

        常常在想,若巴赫还在世,是否也会创作流行音乐呢?三百多年前的诸多乐曲,只在当时,亦并非每一篇都有人问津,甚为流行,却于今时被我们这些信仰和推崇流行文化的现代人奉为经典,传颂百载,并势必延续千年,这或许就是古典音乐的魅力所在,愈历久愈体现其存在,愈沉淀愈焕发其光彩,反复聆听便觉似天籁般久久于耳际徘徊,永远无法将其忘怀......
        《法国组曲》(BWV 812-817),又一组以数字“6” 成集的名篇,相信是完成于巴赫中早期(1722年前后)的键盘作品,之所以得以“法国”之名,或许缘于部分流传手稿之上所注的法语名称吧,然就巴洛克时期的曲式风格而言,这却是一组不折不扣的意大利式组曲。anyway,无论被冠以何种美名,好听,入心,无疑才是最重要的,这优雅浪漫的调式和节拍恰又如此符合当今的趋势--古典、爵士、流行、后摇...凡此种种,怎么演来,却也无损其本质的美妙与动听,这或许也正是这古董般音符总能让人听出无穷妙趣和感悟的原因吧!

演奏: 欧洲爵士三重奏团*** 
         (European Jazz Trio)

专辑链接 (点击聆赏收藏)

古水:

*Bach 330* --43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巴赫 「意大利协奏曲」之首乐章: 快板
(Italian Concerto in F Major, BWV 971: I. Allegro)

        巴洛克时期典型的意大利式协奏曲,主要是指当时盛行的大协奏曲(Concerto Grosso),强调不同器乐声部在乐曲合奏中的对比(或曰声部对位),若将该形式移植到单件乐器之上,这种效果最能得以在技巧上实现与艺术上体现的,便是键盘类乐器如管风琴和早期拨弦古钢琴(双层键盘羽管键琴)了,于后者,上下键盘强弱音间的对位穿插便可实现如乐队声部间的对话。
        巴赫为羽管键琴所写之作品中,除了少数几首哥德堡变奏曲中的变奏之外,被作曲家特别指定,须以双层键盘羽管键琴演奏的曲目就有这首著名的F大调「意大利协奏曲」,收录于作曲家著名的键盘练习曲集「Clavier-Übung II」。「BWV 971」从体裁上应更确切地被称作「意大利风格协奏曲」,三乐章快-慢-快的标准结构展开中,弥漫欢乐气氛并寄于大调快速演进的首末乐章,围绕着情绪忧郁似寂寂吟唱的小调旋律,形成了典型的小回旋曲(ritornello)结构,好比人生旅途中无论多少的失意与踌躇,内心总能在一份平静和执著中归于恒久的满足......
        听过无数遍Glenn Gould的演奏,却在听到这版Richter现场录音的一刹那便被征服--这本是无原稿提示的速度,却在那十指所能跨越的维度,将这乐谱之上的密密音符,乘上这难以模仿的力度与气度,推向无法超越的艺术高度和心灵纬度......

整曲三乐章:(点击入云音乐聆听)
I. 快板(Allegro)
II. 行板(Andante)
III. 急板(Presto)

钢琴独奏: 斯维亚托斯拉夫·特奥菲洛维奇·里赫特***
                 (Sviatoslav Teofilovich Richter 1915.3.20-1997.8.1)

专辑链接 (点击聆赏收藏)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乐剧《纽伦堡的名歌手》序曲(Die Meistersinger von Nürnberg: Ouvertüre)

        神话和悲剧似乎是贯穿威廉·理查德·瓦格纳(Wilhelm Richard Wagner 1813.5.22-1883.2.13)一生音乐创作中的两个永恒主题,从明显受大歌剧影响的早期“田园歌剧”(Pastoral Opera),到渐显个人风格的中期“浪漫歌剧”(Romantic Opera),直至树立歌剧史不朽丰碑的融合诗歌、韵文、音乐及舞蹈等各艺术门类的晚期“乐剧”(Music Drama),瓦格纳无不将自己的作品笼罩在众神的光环之下,同时又将观众的情绪一次次从史诗般的辉煌带向唯美的悲壮。
        于1868年首演于慕尼黑的三幕乐剧《纽伦堡的名歌手》,其构想源自作曲家1845年的歌剧《汤豪瑟》(Tannhäuser),只是于取材历史的故事背景中安排了喜剧情节和更多的世俗情感,尽管也常常会因其中某些保守与反犹太的暗示而遭诟病,然就作品所揭示出之瓦格纳作品中人性和现实的一面,却也使之不仅在当时广受褒誉,且时至今日仍作为最受欢迎的瓦格纳剧目出现在拜罗伊特音乐节(Bayreuther Festspiele)乃至世界歌剧舞台上。
        全剧以十六世纪中叶作为德国手工业重镇的纽伦堡为背景,借用一位历史上真实存在的“名歌手”--汉斯·萨克斯(Hans Sachs 1494-1576)作为线索,讲述了青年骑士瓦尔特·冯·施托尔金(Walther von Stolzing)为迎娶初恋情人--金匠波格纳(Pogner)之女爱娃(Eva)在名歌手萨克斯的帮助下,成功战胜众多对手并赢得歌唱大赛,最终抱得美人归的故事。这部风格幽默,情绪欢乐之作可谓瓦格纳歌剧作品中少有的喜剧,逾五个小时的演出时长亦创下迄今仍在上演之歌剧剧目的长度之最。音乐中最后完成的序曲部分,在辉煌的管弦乐配器声效中尽显磅礴之势,更将剧情高度艺术化地加以浓缩概括,瓦格纳式的英雄主义在令人振奋的音乐表现中使人感受到穿透身体的能量与撼动心灵的力量。

ps: 推荐版本选自拜罗伊特音乐节实况录音专辑,由柏林德意志歌剧院管弦乐团(Deutschen Oper Berlin)演奏。

Bonus: 更多瓦格纳音乐分享(点击聆听)

-- 曲目1              -- 曲目2             -- 曲目3   

古水:

        当空灵若磬的钢琴琴音伴着飘渺如烟的人声浅吟回荡在傍晚寂静的幽谷中,山岚也似乎放缓了匆匆的脚步,月儿在等待风的云朵中慵懒地洒出些许清辉,将云儿的身影投向绿草如茵的丘壑,羊儿追赶着最后一抹著着露珠的芳草,牧羊人却在这静谧的暮色中披上了浅蓝色月光织成的睡衣,沉沉地在云影绣作的帛衾中睡去......
        记得第一次听到这首《牧羊人之月》(Shepherd Moons)差不多就是在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夏夜,琴音甫一响起,内心烦躁顿时便被涤去了大半,虽然那时还没有单曲循环的概念,但这袅袅如域外之音的旋律却一直在脑海中萦绕了许久,自此,爱尔兰音乐人Enya(恩雅)的作品便成为了少年时代的我难以割舍的最爱。
        出生于1961年的Enya早在80年代初便加入了家庭乐队Clannad,而其真正被大众知晓则是通过BBC(英国广播公司)87年的纪录片《凯尔特人》(The Celts),多才多艺的Enya在其间担任了几乎所有乐器的演奏,当然还有她最令人难忘的独特吟唱,次年的大碟《水印》(Watermark)更是在热卖的同时为其赢得了国际声誉。进入90年代后,New Age风潮已开始席卷全球,Enya却于92年凭借其无法模仿的音乐风格推出了《牧羊人之月》,并在销量上超过前一张专辑,静静地摘走了次年的格莱美最佳新世纪音乐专辑,其后的三张专辑The Memory of TreesA Day Without RainAmarantine则分别夺走了1997、2002、2007年度格莱美最佳新世纪音乐专辑,以对古典、民谣和宗教元素的兼容并蓄继续引领New Age音乐的潮流。2001年Enya的声音出现在电影《指环王》中,一曲May it bee,让更多年轻的爱乐者知道了这位于上世纪便出名的凯尔特音乐先锋人物,并为其清新且不落伍的音乐语言所倾倒。

ps: 点击文中专辑名或曲名进入云音乐聆听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 (不一样的古典)之
莫扎特G大调弦乐小夜曲之行板
(Serenade No. 13 for strings in G major-II. Romanze:Andante)

        G大调弦乐小夜曲(德语:Eine kleine Nachtmusik),古今众多小夜曲中最为著名的一首,亦是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作品中最脍炙人口的一部,完成于1787年8月10日,当时身在维也纳的作曲家正忙于其歌剧《唐璜》(Don Giovanni)的创作,故推测是受人委托而作。该曲最初是作为双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及选配低音提琴的小编制室内乐,但后世却常以弦乐乐团演奏,因而得了个“弦乐小夜曲”之名。
        第二乐章浪漫曲(Romanze),其速度标记为行板,回旋曲式,轻柔舒缓的乐思贯穿整乐章,第一主题于C大调上的回荡犹如夏日黄昏威尼斯水面上随波搖曳的贡多拉,船家似乎正酣睡在那醉人的晚风中,待梦醒之时,便已是掬一瓢湖水便惊扰了繁星皓月的静谧夏夜了......
        推荐的版本是由上世纪70年代末成立的英伦前卫摇滚乐队Sky(天空)与内维尔·马里纳爵士(Sir Neville Marriner 1924.4.15- )亲率的圣·马丁学院室内乐团(A.S.M.F)的跨界合作演绎,该曲中古典吉他大师John Williams的吉他声部似乎勾起了听者对传统小夜曲中曼陀林的联想,单簧管温暖优美的音色更是在弦乐的伴衬下引导着乐句的缓缓发展,将人的思绪带入幽幽幻境。

古水:

        《Chi Mai》最早出自大师Ennio Morricone为1971年影片“Maddalena”创作的配乐。后在81年Jean-Paul Belmondo主演的电影“LE PROFESSIONNEL”里被再次使用,并请大师为此曲再作了个变奏,就是那曲《The wind,the scream》。Morricone用片断的弦乐断奏主题,营造出浓浓法国香颂的风味。双簧管,长笛等木管乐器承接发展的第二主题则奏出淡淡的哀愁意蕴,令人想起萧瑟的法兰西秋景。Chi Mai主题还曾被用于80年英国电视剧"The Life and times of David Lloyd George"中。在英伦大受欢迎,并藉此奠定该曲在众多乐迷心中屹立不倒的地位。
        午夜,在空旷的街道上,当耳畔响起这段音乐时,一种浓重的宿命感及对命运的无可奈何瞬间强烈地袭来。深秋,于孤寂的旅途中,在这段旋律的伴随之下,列车飞驰,窗外的林木如电光般飞逝而过,生命那无常与无依的感觉即刻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