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夏樂音:

一塲現代與傳統的相遇,一趟時間和空間的逸旅,
樂聲仿佛已然伴著搖櫓,搭載你我心靈紅塵擺渡...

想你千里迢迢眞是難得到
我把那一杯水酒表慰情
與你是一别無料到有兩載外
害得我麼望穿雙眼杳無音
曾記得面聯姻緣在那松亭上
老糊涂抵暮歸來向我云
說到相逢片刻九松亭
把你再三款留爾再思行
即使留住爾的身軀也留不住你心
故而未煩媒妁定婚姻
雖則姑父情份薄
倒底九松亭依我定婚姻
他總算還剩半點小良心
自從你麼南陽失去了珍珠塔
我把你南北東西到處尋
累姑娘寢食不安甯
為了你新造佛樓西園裏
老夫妻半子靠誰人
假子眞孫無别望
到底自家骨肉自家人
好比千朶桃花一樹生
非比尋常泛泛親
你莫把姑娘當外人
假子眞孫無别望
到底自家骨肉自家人
好比千朶桃花一樹生
非比尋常泛泛親
你莫把姑娘當外人

        一曲《擺渡人之歌》,在汩汩的劃槳聲中,鋼琴淸脆的撃弦引出陣陣彈詞吟唱,軟糯的吳儂語調和著鏗鏘的低貝撥奏,隱約間,已將聽者的記憶帶至那個流傳了近五百年的傳奇故事之發生地--同里。一部《珍珠塔》,道盡了世態炎涼,卻唱出了人情冷暖,更在這塲時空迷離的夢幻穿越中,被東西方迥異的音樂演繹形式碰擦出奇妙火花,敎人耳目一新,贊嘆驚訝--置身煙雨江南泛槎,流連小橋流水人家,光影交錯之間,心舟已被楫櫓輕劃,曲調悠揚之際,思緖已隨凌波邇遐......

彈詞配唱: 高博文
音樂製作: 范宗沛

音軌鏈接 (點撃聆賞收藏)

未名花殇:


BrunuhVille 来自葡萄牙的独立作曲家。

他的作品起源于黑暗音乐 ,从最初以钢琴为主的创作,到如今融合了管弦乐、哥特、新古典与凯尔特等。曲风抒情唯美,波澜壮阔,如史诗般绚美而富有感染力,似乎每个音符都揉进灵魂深处。

这曲大气不失柔情的“The Wolf and the Moon”  选自2014年专辑《Aurora》

完整专辑试听(点击网易云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