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璧:

《火车》,是土耳其诗人塔朗吉的作品。我来谱曲的这份中文,是出自诗人余光中的版本。我总觉得,当诗人来翻译诗歌的时候,比起翻译家会更有味道。因为诗人更加知道对文字的把握,如何才能更具诗性。

读到《火车》这首诗是在去年东京的初春时节。提到火车这个意象,对于中国人来说似乎有着更为深刻的意味。每一年的春节,有数亿人从南到北,或者从北到南,进行一次大的迁徙。而火车是承载这次迁徙的最常用到的交通工具。于是人们对于火车的印象,似乎远远多于这个交通工具本身,而是一种远方,亲情,离别与思念。

最打动我的那一句,是诗人说,“为什么我不该挥舞手巾,乘客多少都跟我有亲。”读到这样的句子,心头会不禁一热。是啊,如果不是诗人的提醒,是不是我们早就忘记了我们身体里流淌的是人类共同的血脉。常常我们因为利益,信仰,国界而争执不休,可是诗人总是有着更高的视,以仁爱之心,提醒那些因现实纠葛而变得盲目的人类,要记得互相包容与友爱。因为我们是这颗蓝色星球唯一存在的人类。是不是我们都可以对彼此送出一句祝福:“去吧,但愿你一路平安,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

这首歌我在谱曲的时候,选择用复调长笛隐喻轰鸣的火车高昂的汽笛声,用滚动的低音贝司暗指车轮有力的滚动声。而剩下的,就交给一把古典吉他来完成。整个似乎很厚重的曲子,你仔细听,其实只有三个乐器来完成。我想这是一个对的尝试,因为最后的效果出来自然而然,一切刚刚好。我认为在艺术创作时候很关键的地方,就是对于度的把握。所谓民谣的配器相对简单,不是说真的简单,而是选择后的简单。因为已经够了,要传达的东西已经传达到了,就不需要再多添加。好的作品一定是有克制有忖度的,肆无忌惮的装饰和修辞都于作品无益。

作词:Cahit Sitki Taranci(土耳其诗人) 
作曲:程璧 
编曲:王思谦 
演唱:程璧 
吉他:胡晨 
长笛:刘洵

去什么地方呢 
这么晚了 
美丽的火车 
孤独的火车

凄苦是你汽笛的声音 
令人记起了许多事情

为什么我不该挥舞手巾 
乘客多少都跟我有亲

去吧 但愿你一路平安 
桥都坚固 隧道都光明

(译者:余光中)


今天听加州旅馆,终于明白唱的是什么了

读书、电影、音乐:

作者 :  侯佳宁




       多年以来,一直最喜欢老鹰,当然还有著名的加州旅馆,但一直停留在音乐上,对他们唱的到底是什么,想表达什么内容,一直搞不明白,只能是不求甚解。后来上过弓枚先生的课,让自己对歌曲传达的信息有了重新的认识。今天重听加州旅馆,忽然一下明白了,Don Henley在将近四十年前唱的是什么了。自己不禁要赞叹Don Henley不仅是一位诗人,更是一位先知。加州旅馆讲的,其实是从美国七十年代的物质主义,如何发展到如今全球范围内的金融奴役。


 


       要理解这首歌的内容,就要首先了解近代的历史,尤其是经济史。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世界又重新回归到财富平衡的状态,通过这次世界范围的财富再分配,很多人经济状况相差无几,大部分人又站在了相同的起跑线上。美国摆脱了三十年代的大萧条,德国和日本也开始重点发展制造业,试图通过出口贸易使国家走出战败的阴霾和经济的泥潭。这是当时西方世界大的社会环境,因此战后出生的婴儿潮一代,是在相对宽松、公平的环境下成长的,也就不难想象六十年代,当这些人长大后,美国出现的反文化运动和嬉皮士。


 


我们来看看Don Henley这首加州旅馆唱的是什么:


 


On a dark desert highway, cool wind in my hair


在黑暗的沙漠高速公路上,凉风吹动头发 


Warm smell of colitas, rising up through the air


大麻暖暖的气味弥散在空气中


 


这是故事的开始,我们依稀还能感觉到主人公的形象,典型的六十年代嬉皮士,留着长发,在沙漠的高速路上开着车,是放荡不羁的逍遥骑士,对理想和精神世界的自由充满了向往和追求。Colitas是一种大麻,六十年代美国有很多人试图用这种方法寻求自我的解放和精神的自由。


 


Up ahead in the distance, I saw a shimmering light


在遥远的前方,我看见闪烁的灯火 


My head grew heavy and my sight grew dim, I had to stop for the night


我的头开始发沉,视线开始模糊,我必须停车过夜


 


前方不远处,看到了闪烁的灯火,这灯火让主人公头脑发沉视线模糊,而且要停车过夜。到了高速公路通往的七十年代,嬉皮士们不得不面对现实的生活以及生存的压力,开始谋求生计,这时当初的理想已经渐行渐远。


 


There she stood in the doorway; I heard the mission bell


她站在门厅,神圣的钟声隐约可辨 


And I was thinking to myself,‘This could be Heaven or this could be Hell' 


我心想:“这儿也许是天堂,也许是地狱”


 


故事里的她站在门厅,迎接主人公的到来,同时主人公听到了教堂般神圣的钟声,于是开始纳闷,一切外在的景象都如此庄重宏伟,心想:这里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歌词里的她,是人类追求物质的隐喻,她的出现,已经把主人公带上了对物质主义追求的道路。


 


Then she lit up a candle and she showed me the way


接着她点燃蜡烛为我引路 


There were voices down the corridor, I thought I heard them say...  


走廊上时不时我听到他们说的是……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欢迎光临加州旅馆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face


这么美妙的地方,这么美丽的面容 


Plenty of room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加州旅馆有充裕的客房 


Any time of year, you can find it here  


一年四季,随时入住


 


有了她的指引,主人公来到了加州旅馆的里面,很多人夹道欢迎,多么美妙的地方,客房充裕,随时入住。


此处作者设下了一个悬念,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欢迎主人公的到来,难道仅仅因为这是一个美妙的地方吗?我们先往下看。


 


Her mind is Tiffany-twisted, she got the Mercedes bends  


她的思想被珠光宝气扭曲,因豪华轿车变形


She got a lot of pretty, pretty boys, that she calls friends  


她有很多很多帅哥,她都称朋友


 


她的思想被Tiffany和Mercedes所扭曲,这里的bends和Benz是谐音,twisted和bends是对账,Don Henley的歌词写得精彩又考究。在加州旅馆的人都是按照“她”的价值观去生活。不断的追求物质上的满足,即便负债也要按照这里的标准去生活。她还有很多的朋友,而且圈子里所有的人都被教育成同样的价值观。


 


How they dance in the courtyard, sweet summer sweat. 


他们当院翩翩起舞,夏日的香汗淋漓 


Some dance to remember, some dance to forget


起舞或为回忆,起舞或为忘却


 


人们在这里翩翩起舞,有的为了回忆,有的为了忘却。回忆的是什么?是之前的理想吗,是对自由的追求吗,既然已经来到加州旅馆,可能过去的理想是再也回不去了。忘却的又是什么?是来到这里开始享乐之前的困苦吗,是生活的窘迫吗?可能都是,也可能根本就是在已经习惯加州旅馆里的生活后,打算忘记曾经的精神追求和对自由的向往。


 


So I called up the Captain,‘Please bring me my wine’ 


于是我叫来领班,“请给我来点酒” 


He said,‘We haven't had that spirit here since nineteen sixty nine’ 


他说:“自从1969年之后我们再没有烈性酒了”


 


描写完旅馆的其他人之后,作者的视角又落到了主人公身上。主人公说,想要来点酒,旅馆的领班告诉他,从1969年就已经没有这种酒了。这里spirit的意思即是“烈酒”,也是“精神”,代表了六十年代对自由的追求。加州旅馆创作于1976年,那是婴儿潮一代的年轻人处于三十而立的阶段,很多人不得不承担起家庭的负担和社会的责任。进入社会之后,很多人开始从事起金融行业、地产行业和技术行业等。从以前的嬉皮士,慢慢的变成金融大亨、地产大亨和技术大拿,慢慢的熟练怎样去运作公司和资产,并开始欢迎更多的人来到加州旅馆。因为只要有人源源不断的来到加州旅馆,资本的运作就会不断的给他们创造利益。这样,我们就明白,为什么之前主人公来到加州旅馆,会有那么多人欢迎他了。


 


And still those voices are calling from far away, 


还是走廊听来的那些话语从远处传来 


Wake you up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将你从午夜的睡梦中唤醒,他们说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欢迎光临加州旅馆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face


这么美妙的地方,这么美丽的面容 


They're livin' it up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他们在加州旅馆纵情欢乐 


What a nice surprise, bring your alibi  


多么美妙的惊喜,找个借口来吧 


 


还是那些声音从远方传来,欢迎来到加州旅馆,像这里的人一样幸福的生活吧,应有尽有,尽享快乐。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来到加州旅馆的人其实已经被这种无形的枷锁与价值观所奴役了。在这个利益分配体系里,一部分人变成了为这个体系服务的工具,当然,有更多的人为了能够在加州旅馆里像“她”一样幸福的生活,已经沦为了这里的奴隶。很多人为了能够获得旅馆其他人的认同以及物质上的满足,不惜负债去购买很多不必要的商品,于是,就有了房奴、车奴、卡奴。这些人已经完全变成了加州旅馆这一体系里的奴隶。这时的加州旅馆,已经成为了一个通过欲望控制每一个人的金融体系。


 


Mirrors on the ceiling, the pink champagne on ice


天花板上镶着镜子,冰块里粉色的香槟 


And she said‘We are all just prisoners here, of our own device’ 


她说:“我们都只不过是自己设下牢笼中的囚徒”


 


天花板镜子中的倒影,虚幻却又真实,看得见却又摸不着。此处的倒影,也是暗指人们一手建造的,看得见却又摸不着的金融体系。这时,“她”又开始说话了,其实我们都只不过是自己构建的体系里的囚徒。以前每听到这里都很疑惑our own device到底是指什么,今天终于豁然开朗!


 


And in the master's chambers, they gathered for the feast


而在总经理的客厅,他们正聚享盛筵 


They stab it with their steely knives, but they just can't kill the beast


他们钢刀齐下,却杀不掉那只野兽


 


这些人聚在一起干什么?他们是想要杀死那只野兽。野兽指的是什么呢,指的是每个人内心的贪婪与恐惧。说到底,这些被奴役的人其实是自己的奴隶,或者说是内心贪婪与恐惧的奴隶。上帝给予了每一个人充分的自由,但人们选择了自己现在的处境。怎样才能不被这个金融体系所奴役呢,巴菲特说的很好,“要在别人贪婪时学会恐惧,在别人恐惧时学会贪婪”,这其实已经杀死了心中的野兽。如果不能杀死这只野兽,就注定要作这个体系的奴隶。这也许就是为什么那么多想要战胜金融市场的华尔街交易者们,在禅宗里寻找智慧,努力去掉“我执”,想要杀死心中的这只野兽。看来,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只野兽,少年派的心中也有一只野兽,只不过最后,少年派通过宗教的力量把这只野兽赶跑了。


 


Last thing I remember, I was running for the door


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我奔向大门 


I had to find the passage back to the place I was before


我必须找到通往从前所在的出路


 


主人公开始逃跑,想要找到回到以前的路。看来,主人公已经明白加州旅馆的体系是如何奴役人的,他并不想当奴隶,因此开始寻找来时的路。


 


‘Relax,’said the night man,‘We are programmed to receive. 


执宿人说:“别紧张,我们只有迎客计划。 


You can checkout any 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你可以随时结帐,但你永远无法离开。”


 


放轻松,执宿人对主人公说,我们每一个人都只能够接受。以前一直不明白人怎么可以被program,现在终于明白,Don Henley是说这个体系中的每个人只有接受的命运,可以随时结账,却永远无法离开。因为每一个人都生活在这个体系中,无处可逃。


 


       扣除通货膨胀等因素,现在美国白领的实际购买力大约是一百年前美国制造业工人的三分之一,美国社会通过金融奴役用了一百多年的时间慢慢消灭了中产阶级。而世界上的很多地方,这个速度要快得多。我们即将迎来全球范围内M型社会的到来。


 


       也许,刘军洛先生说的对,世界原本就是这么平淡,改变不了喜欢奴役的本性。大部分人在金融市场上不是没有反抗能力的直接“被吃”,就是被洗了脑后,再开开心心的“被吃”。人类的历史,无非就是大部分人被奴役,而今天这种发生被改变成了“金融奴役”。所以,用一种“去奴役”或“被奴役”的思维体系,才可以让人在今天全球化的世界上不“被人吃”。这样,才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完整的人。这也是为什么我今天能够听明白加州旅馆的原因。


 


       也许,我们只能强迫自己成为一个训练有素的“金融屠夫”,关注全球范围的债券市场、股票市场、商品市场以及外汇市场,研究套期保值、对冲策略、资金管理和风险控制,建立自己的交易系统和模型,甚至成立自己的对冲基金,才能够改变被全球金融体系奴役的命运吧。


 


                                                                                                                                                     2013年3月28日


                                                                                                                                                                  于苏州


 



小豆之家·LoFoTo:

Bryan John Appleby也蓄起了温柔的大胡子,笑起来依旧腼腆。从西雅图而来,带着西北偏北的澄净与凉意。

听Bryan John Appleby,就像读雷蒙德.卡佛一样,简简单单几句歌词,一个不会交代太多的故事,五味杂成,却会让听者感同身受直至惘然入戏。

小豆之家敬上!

Winter Heliotrope:

演唱: Chara     

作曲: Chara

ああ、膨らんで行こう 
結び合って行こうよ 新しい声を 
はぐれない寄り添っちゃう 尊い愛と 
不安はたたんで行こう 
本当の私を運ぶ勇気 
それが出来ないって叫んだ? 
嘘はひろえないと 

ただ愛に惹かれたいの 私はね 
踏み込んでついて行くよ 
あなたが、歩けば 

うごけない… いたいのよ。 

ただ愛に惹かれたいの 私はね 
出しそびれた贈り物みたい? 使わないで 
出して使わない? 使わないと あなたが話して 
使わないと 

あなたが はなして はなして はなして 
いっぱい いっぱい 本当のことよ 

平気だ 消えちゃう 消えちゃう… 

何かについて行くとしたら 
私は愛について行くよ

小豆之家·LoFoTo:

Sara Lov 出生于夏威夷,父母离异后随母亲到洛杉矶生活,4岁时被父亲劫持到以色列,与一个国际逃犯一起生活了十年之后最终被她的叔叔带回了美国。 

Sara拥有她独有的声音魅力,听Sara的声音会使人产生她离你很近的感觉,就像站在你身后的地板上,时而低吟浅唱时而纵声高歌。她从不拿腔捏势,却偏偏能自然而然的把听者引入哀伤的漩涡——哀伤、伤情、黯淡、低颓.........动人的嗓音伴着悠扬沉重的大提琴声自由游荡其上.....如精灵般模糊不清的在你耳边游动。

小豆之家敬上!

旋转木马的音乐盒:

#用音乐说晚安# {纯音乐:钢琴曲}

心灵的减压音乐,温情、清新,唤起心底深藏的甜美思忆.

晚安,亲爱的.

你好魚:

游子的心是风霜剥蚀的残碑,碑上已经漶漫了家乡的字迹。

by 闻一多

莫西顾:

        我觉得听纯音乐大可不必上升到一个艺术的高度,它好像只是反映了某个时间我们的感觉,或者能够调节我们的心情。它有时候让我平静,有时候让我开心,有时候让我兴奋,有时候让我忧郁,而大多时候就像现在这样,我什么都没有想,也不去想。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乐剧《纽伦堡的名歌手》序曲(Die Meistersinger von Nürnberg: Ouvertüre)

        神话和悲剧似乎是贯穿威廉·理查德·瓦格纳(Wilhelm Richard Wagner 1813.5.22-1883.2.13)一生音乐创作中的两个永恒主题,从明显受大歌剧影响的早期“田园歌剧”(Pastoral Opera),到渐显个人风格的中期“浪漫歌剧”(Romantic Opera),直至树立歌剧史不朽丰碑的融合诗歌、韵文、音乐及舞蹈等各艺术门类的晚期“乐剧”(Music Drama),瓦格纳无不将自己的作品笼罩在众神的光环之下,同时又将观众的情绪一次次从史诗般的辉煌带向唯美的悲壮。
        于1868年首演于慕尼黑的三幕乐剧《纽伦堡的名歌手》,其构想源自作曲家1845年的歌剧《汤豪瑟》(Tannhäuser),只是于取材历史的故事背景中安排了喜剧情节和更多的世俗情感,尽管也常常会因其中某些保守与反犹太的暗示而遭诟病,然就作品所揭示出之瓦格纳作品中人性和现实的一面,却也使之不仅在当时广受褒誉,且时至今日仍作为最受欢迎的瓦格纳剧目出现在拜罗伊特音乐节(Bayreuther Festspiele)乃至世界歌剧舞台上。
        全剧以十六世纪中叶作为德国手工业重镇的纽伦堡为背景,借用一位历史上真实存在的“名歌手”--汉斯·萨克斯(Hans Sachs 1494-1576)作为线索,讲述了青年骑士瓦尔特·冯·施托尔金(Walther von Stolzing)为迎娶初恋情人--金匠波格纳(Pogner)之女爱娃(Eva)在名歌手萨克斯的帮助下,成功战胜众多对手并赢得歌唱大赛,最终抱得美人归的故事。这部风格幽默,情绪欢乐之作可谓瓦格纳歌剧作品中少有的喜剧,逾五个小时的演出时长亦创下迄今仍在上演之歌剧剧目的长度之最。音乐中最后完成的序曲部分,在辉煌的管弦乐配器声效中尽显磅礴之势,更将剧情高度艺术化地加以浓缩概括,瓦格纳式的英雄主义在令人振奋的音乐表现中使人感受到穿透身体的能量与撼动心灵的力量。

ps: 推荐版本选自拜罗伊特音乐节实况录音专辑,由柏林德意志歌剧院管弦乐团(Deutschen Oper Berlin)演奏。

Bonus: 更多瓦格纳音乐分享(点击聆听)

-- 曲目1              -- 曲目2             -- 曲目3   

古水:

        当空灵若磬的钢琴琴音伴着飘渺如烟的人声浅吟回荡在傍晚寂静的幽谷中,山岚也似乎放缓了匆匆的脚步,月儿在等待风的云朵中慵懒地洒出些许清辉,将云儿的身影投向绿草如茵的丘壑,羊儿追赶着最后一抹著着露珠的芳草,牧羊人却在这静谧的暮色中披上了浅蓝色月光织成的睡衣,沉沉地在云影绣作的帛衾中睡去......
        记得第一次听到这首《牧羊人之月》(Shepherd Moons)差不多就是在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夏夜,琴音甫一响起,内心烦躁顿时便被涤去了大半,虽然那时还没有单曲循环的概念,但这袅袅如域外之音的旋律却一直在脑海中萦绕了许久,自此,爱尔兰音乐人Enya(恩雅)的作品便成为了少年时代的我难以割舍的最爱。
        出生于1961年的Enya早在80年代初便加入了家庭乐队Clannad,而其真正被大众知晓则是通过BBC(英国广播公司)87年的纪录片《凯尔特人》(The Celts),多才多艺的Enya在其间担任了几乎所有乐器的演奏,当然还有她最令人难忘的独特吟唱,次年的大碟《水印》(Watermark)更是在热卖的同时为其赢得了国际声誉。进入90年代后,New Age风潮已开始席卷全球,Enya却于92年凭借其无法模仿的音乐风格推出了《牧羊人之月》,并在销量上超过前一张专辑,静静地摘走了次年的格莱美最佳新世纪音乐专辑,其后的三张专辑The Memory of TreesA Day Without RainAmarantine则分别夺走了1997、2002、2007年度格莱美最佳新世纪音乐专辑,以对古典、民谣和宗教元素的兼容并蓄继续引领New Age音乐的潮流。2001年Enya的声音出现在电影《指环王》中,一曲May it bee,让更多年轻的爱乐者知道了这位于上世纪便出名的凯尔特音乐先锋人物,并为其清新且不落伍的音乐语言所倾倒。

ps: 点击文中专辑名或曲名进入云音乐聆听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 (不一样的古典)之
莫扎特G大调弦乐小夜曲之行板
(Serenade No. 13 for strings in G major-II. Romanze:Andante)

        G大调弦乐小夜曲(德语:Eine kleine Nachtmusik),古今众多小夜曲中最为著名的一首,亦是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作品中最脍炙人口的一部,完成于1787年8月10日,当时身在维也纳的作曲家正忙于其歌剧《唐璜》(Don Giovanni)的创作,故推测是受人委托而作。该曲最初是作为双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及选配低音提琴的小编制室内乐,但后世却常以弦乐乐团演奏,因而得了个“弦乐小夜曲”之名。
        第二乐章浪漫曲(Romanze),其速度标记为行板,回旋曲式,轻柔舒缓的乐思贯穿整乐章,第一主题于C大调上的回荡犹如夏日黄昏威尼斯水面上随波搖曳的贡多拉,船家似乎正酣睡在那醉人的晚风中,待梦醒之时,便已是掬一瓢湖水便惊扰了繁星皓月的静谧夏夜了......
        推荐的版本是由上世纪70年代末成立的英伦前卫摇滚乐队Sky(天空)与内维尔·马里纳爵士(Sir Neville Marriner 1924.4.15- )亲率的圣·马丁学院室内乐团(A.S.M.F)的跨界合作演绎,该曲中古典吉他大师John Williams的吉他声部似乎勾起了听者对传统小夜曲中曼陀林的联想,单簧管温暖优美的音色更是在弦乐的伴衬下引导着乐句的缓缓发展,将人的思绪带入幽幽幻境。

Canelé:

『日式雨中的钢琴曲』雨


平时很少听日本的音乐,接触日漫也不多,这首音乐偶然遇上,雨中的钢琴声,听雨、听琴

三公子xM&M:

三公子音乐子博客第八期

今天带来的是世界百大DJ中的美国音乐制作人Kaskade的单曲

单曲收入于2014年新专辑《I Remember》中

作为一名DJ我觉得他有些与众不同

他的音乐永远不会那么吵闹

甚至睡前听一点还能感觉挺舒服

纸上乐园:

非常别致的天空之城,由沉稳厚重的大提琴和灵动跳跃的钢琴共同演绎,在听惯了唯美凄婉的钢琴曲之后,再欣赏一下大提琴带来的沧桑感,似乎也是不错的体验呢。乐园也听过天空之城的许多版本,从原版,钢琴版,小提琴版,木吉他版到吟唱版,只有这一首让人有了眼前一亮的感觉。

MKK電台:

The Pretty Reckles是我还满爱的一个硬摇乐队

女主唱年轻又微微烟嗓的声线很性感

而且歌词也蛮不错,感情满满的。

唱更硬的歌也很好听,以后再分享他们其他的歌。


Here we are and I can't think from all the pills, hey
Start the car and take me home
Here we are and you're too drunk to hear a word I say
Start the car and take me home

Just tonight I will stay
And we'll throw it all away
When the light hits your eyes
It's telling me I'm right
And if I, I am through
Then it's all because of you
Just tonight

Here I am and I can't seem to see straight
But I'm too numb to feel right now
And here I am watching the clock that's ticking away my time
I'm too numb to feel right now

Just tonight I will stay
And we'll throw it all away
When the light hits your eyes
It's telling me I'm right
And if I, I am through
Then it's all because of you
Just tonight

Just tonight

Do you understand who I am?
Do you wanna know?
Can you really see through me now?
I'm about to go

But just tonight I won't leave
And I'll lie and you'll believe
Just tonight I will see
It's all because of me

Just tonight I will stay
And we'll throw it all away
When the light hits your eyes
It's telling me I'm right
And if I, I am through
Then it's all because of you
Just tonight

(Do you understand who I am?)
It's all because of you
Just tonight
(Do you understand who I am?)
It's all because of you
Just tonight
(Do you understand who I am?)
It's all because of you
Just tonight
(Do you understand who I am?)
It's all because of you
Just tonight

A-水塔先生 、:

在夜深的时候听歌吧。

有的钢琴伴奏带有海的灵气, 入耳大气、回味无穷。  《Habits》忽远忽近的钢琴声回荡在耳边,Maria Mena轻轻的唱着。 2分08秒男声低沉、咬字是我喜欢的那种调调。  Maria Mena的音乐明晰透彻,毫无娇柔之态。她说——"我不想隐藏什么,我希望自己能很坦诚直率地对自己。而且我写自己想听的歌,那些勾起某些情感的歌”。

 

I am a creature of habit

And I move in circles around you

I will admit there's a pattern

One I created myself

None of my lovers dared leave me

I grew impatient and stale

Didn't look back once I'd left them

Cause I always expected to fail

But this time it's different

The rules don't apply

But I need some distance to step out of line

So grant me this wish and meet me back here in a year

If we still exist' I can let go of my fear


92℃'s fantasia:

轻音乐:轻微缓和的钢琴、弦乐、竖笛

【09.01】音乐分享:笑笑笑一下3

  ----------------------------------------------

    曲子来自何真真的专辑《3颗猫饼干》,发行于2004年04月26日,是国内首张音乐、绘图、文字完全结合的绘本音乐专辑,专辑中,何真真以细腻的音乐语法,表现纯真的心境。

    细心品味这首曲子时,会感觉到曲子隐隐约约中透露出一丝伤感,但是它并不会延续很久,之后被较为悠扬的乐调而取代,然后再转化为平静。就像一个人并没有笑得开怀,只是微微一笑,之后恢复平静,没有波澜,如此轻微。

——

本博更多新世纪音乐请戳

未名花殇:

美国钢琴家 Mike Strickland -《The Piano》

第6轨:Canon in D (Pachelbel) 

“卡农”,一曲记忆深处熟悉又感动的经典旋律。清脆的琴声似颗粒饱满的珍珠撒落玉盘般诗意,瞬间将钙质了许久的心软化...

这张1999年的老碟子今天翻出来听仍不落俗套,如陈年佳酿,历久弥香,实际上他的钢琴资源比较罕见。

Mike Strickland(迈克·斯特里克兰)出生于密西西比州,不仅是弹奏技巧高超的钢琴家,也是出色的作曲家,音乐风格富于变化,浪漫而又洒脱。他至今已经出版发行了二十余张专辑,超过35万的销售记录,是一位深受世界欢迎的钢琴音乐家。

GAARA's Concert Hall:

【06.28】

專輯裏最愛這首!一起推薦!!42秒前很平靜聽著聽著就想要睡!42秒後開始有變化!音樂更有空間感!大愛有鋼琴的Jazz Hiphop音樂!!


治愈系Jazz Hiphop大師Michita北海道出生! 

1988年開始DJ生涯,在Club Ghetto、Precious Hall、nome等場所積累了和眾多藝人一起共演的經驗,1995年,在家鄉組建了JFK (マイクジャックプロダクション)和AINP團隊,在與BIG JOE、DJ DOGG相遇之後,2006年正式開始他的樂曲創作之路,Michita AKA gipsy MZK Tripps,他以gipsy MZK Tripps為名,曾經也發表了多張MIX CD!


這張專輯大部分都是重新改編的歌曲!每首都給妳耳目一新的瞬間清新!!